116

日本護士投藥害20餘名患者,動機令人咋舌

近年來,醫護人員殺人事件層出不窮:有人聲稱是“享受再把人救起來的過程”。

但今天要講的一起案子,其背後的動機令人咋舌。31歲的日本護士久保木愛弓涉嫌在2016年期間殺害48名患者。日前,被告終於對其中“至少20起”認罪,並交代了作案動機:

只因懶得向家屬解釋死者死因,久保木在換班之際給患者下毒,從而試圖逃脫嫌疑。

據日經中文網消息,神奈川縣警方先於7月7日逮捕了當時還在醫院上班的護士久保木愛弓。

1531376686-1305-11

兇手久保木愛弓圖自日媒下同

介於逮捕理由,警方介紹道,久保木愛弓被指在2016年9月18日下午3點至5點間,向住院患者西川惣藏(當時88歲)的輸液袋中混入消毒液,將其殺害。此外,久保木愛弓在被捕時承認了殺人罪名,並為“做了非常抱歉的事”而道歉。

1531376690-2498-11

死者西川惣藏

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且檢方心知肚明。

據日經中文網報導,自2016年7月開始,位於日本橫濱市神奈川區的大口醫院的4樓接連發生患者死亡事件:有時候一天一個,有時一天可能死兩三個,一共持續了兩三個月,期間共有48名患者死亡。

1531376688-5907-11

大口醫院(現已改名) 圖自日經

直到當年的9月20日,另一位88歲老人八卷信雄因相同死因離世,院方才將嫌疑從“醫護設備衛生問題”轉為“人為因素”。值得注意的是,西川惣藏和八卷信雄生命中的最後一刻,都是在406病房度過的。

1531376688-1496-11

死者八卷信雄

而久保木愛弓恰好是406病房的看護師之一。此外,警方在4樓的護士站中發現了50袋未使用過的點滴,約有10袋上發現了注射器針頭留下的小孔,內含的消毒液與屍檢毒素樣本吻合。

1531376689-7949-11

資料圖

但本案一大詭異之處就是:無論是八卷信雄還是西川惣藏的死,都發生在久保木愛弓下班之後。

對於這個疑點,已被警方逮捕的當事人坦言,自己是趁和同事交接班的時候,往患者點滴液中註入消毒液,從而控制死者的死亡時間。

“我不想看到患者身體情況的急劇惡化,”久保木愛弓補充道,“我不想他們死在我當班的時候,這樣給患者家屬解釋起來很麻煩。如果責任在我的話,真的會很麻煩。”

1531376686-6654-11

學生時代的久保木愛弓

坦白從寬的久保木愛弓似乎是一下子獲得了釋然,還對警方表示自己願意“以死謝罪”。不過當被問及究竟殺了多少人時,久保木突然“記不清”,說“至少有20人吧。”

就這樣,久保木一口氣承認了20多項殺人罪名。但這離此前的“48人死亡”的數字還遠遠不夠。

對此,久保木愛弓還聲稱自己以前負責的患者死亡時,曾被同事等指出自己可能存在過失,暗示自己的作案行為是受他人言論的影響。

但警方並沒有對此買賬。

首先,久保木愛弓當初在事發過後2個月(2016年11月)接受媒體採訪時,信誓旦旦說道:“(死亡人數)確實有點多,但沒啥奇怪的,都是臨終患者。聽說是有人作案,我很震驚,但這一切與我無關 ”。

此外,久保木愛弓還說自己只對“沒藥救的”患者下手。警方對此存疑。朝日新聞援引消息人士,稱那份48人的死亡名單中,有部分死者身前並不是絕症患者。

最後,還有4名患者的屍檢報告指出其死因並非由“注射消毒液”引起,暗示存在“其他作案手段”的可能。

基於這些理由,相關部門表示調查仍會繼續。這表明目前神奈川檢方對久保木愛弓的最終指控並沒有成型,後者將面臨多久的牢獄之災,還不確定。

但可以藉此參考下別國對相同案例的判罰。

2017年,一名叫做韋特勞佛(Elizabeth Wettlaufer)的加拿大護士被判處終生監禁,25年不准假釋。韋特勞佛承認在2004年至2014期間,在自己任職的兩所養老院內投毒殺害了8名老人。她在認罪書中寫道:“我(當時)聽到了上帝的聲音,每殺一個人,我都覺得內心有一股激流。”

1531376690-3386-11

韋特勞佛(中) 圖自澳大利亞人報

2015年,德國護士赫格爾(Niels Högel)因殺害2名病人被判處無期徒刑,隨後又在今年1月被追加了另外97項謀殺指控。此前,德國檢方稱赫格爾實際殺害人數已超過100人——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德國最嚴重的一起謀殺案。

1531376690-3506-11

赫格爾圖自每日郵報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