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

大屠殺的恐怖!死於納粹之手的波蘭女孩,生前照片揭示永恆力量

1555042721-8256-131889e74e4e85d94325cc8dc19c

圖: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兒童監獄

 

大屠殺的規模如此之大,以至於我們幾乎無法完全理解它的範圍。讀到“600萬人的生命”這幾個字確實讓人不寒而慄——更不用說還有數百萬人喪生,但這個數字如此之大,以至於它變得抽象起來。因此,很難在這場巨大的悲劇中加入人性的元素,很難想像出每個人的樣子。

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後,11萬6千名波蘭人被驅逐出他們的小村莊。小女孩夸卡,這些村民,主要是天主教農民,被趕出家園,為德國人騰出地方,納粹分子認為德國人很快就會來到這裡定居。

 

1555042726-5281-6935b7944ad8ba8f794a07d607a0

圖:一個波蘭女孩在死去的姐姐面前痛哭

 

在此之前,人們對夸卡的生活知之甚少。我們知道她於1928年8月15日出生在波蘭東南部的一個叫沃爾卡·祖洛傑卡(Wolka Zlojecka)的小村莊,她和她的母親于1942年12月13日被從波蘭的紮莫希奇(Zamosc)驅逐到奧斯維辛。

但對納粹分子來說,夸卡只是第26947號囚犯,只是一張照片而已。

納粹分子的無情和殘忍臭名昭著,他們拍攝並記錄下了那些在集中營的囚犯。在夸卡的照片中,她的表情所散發出的恐懼已經超越了照片的黑白,幾十年後依然強烈。她的恐懼是顯而易見的,不需要任何語言和動作就能傳達出大屠殺的恐怖。

 

1555042721-9096-1e02a0fe45d4b13aa92438d70fb3

圖:夸卡在奧斯維辛集中營最後的照片

 

這張令人難忘的照片中的14歲女孩在拍完照三個月後就去世了,她是奧斯維辛23萬名兒童中的一員。在奧斯維辛,囚犯的預期壽命最多只有幾個月。目前尚不清楚她是如何被殺害的,是通過繁重勞動、恐怖實驗,還是納粹掌握的其他無數殘忍手段。

雖然我們不知道這張照片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多虧了攝影師威廉·布拉斯(Wilhelm Brasse)的回憶,我們才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布拉斯是一名被納粹驅逐到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波蘭男子,他被迫拍攝了4萬到5萬名集中營囚犯的照片,其中就包括夸卡。

 

1555042721-7320-28c595204cc79f387739646c883d

圖:奧斯維辛集中營,一個奶奶帶著三個孫子去毒氣室

 

他清楚地記得給她拍照的情景,還記得那個驚恐萬狀的女孩是如何被領進來的,她和其他人都無法理解周圍發生的一切:

“有一名婦女叫迦波(Kapo),是負責監管囚犯的。她拿棍子打她的臉。這個德國女人只是把她的憤怒發洩在那個女孩身上。多麼年輕漂亮的姑娘,她是那麼的天真爛漫。她哭了,但她什麼也不能做。在拍照之前,女孩擦乾了眼淚和嘴唇上傷口的血。跟你說實話,我覺得自己好像也被打了,但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能干涉。因為這對我來說是致命的。你什麼也不能說。”

在布拉斯拍攝的照片中,夸卡嘴唇上傷口的血依然清晰可見。作為一名集中營攝影師,布拉斯親眼目睹了奧斯威辛所有噩夢般的恐怖。他捕捉到了囚犯們臉上的恐懼,並將這種恐懼永遠保存了下來。

 

1555042721-3493-c9a07a0c478d9e76e415a09625d1

圖:奧斯維辛集中營,布拉斯拍攝的40000名囚犯照片的一部分

 

即使在布拉斯被送往另一個集中營,並最終於1945年被美國軍隊解放之後,他仍在與他多年來拍攝的數萬名受害者的鬼魂作鬥爭。最終,他不得不完全放棄攝影。

“當我再次開始拍照時,”他解釋說,“我看到了死者。我站在那裡給一個年輕女孩拍照,但在她身後,我會看到他們像幽靈一樣站在那裡。我看見那些大眼睛,驚恐地盯著我。我說不下去了。”

多虧了像布拉斯這樣的人,這些鬼魂得以永存。儘管納粹分子想方設法要銷毀這些照片,他們還是將它們保存了下來。

 

1555042721-9570-8406cf5643b9a84feea740261472

圖:奧斯維辛集中營裡面的囚犯

 

當他們意識到戰爭已經失敗時,納粹分子試圖清除所有他們所做過的可怕事情的證據,包括焚燒受害者的身份證。但布拉斯和其他一些人設法隱藏了這些證據,保留了這些遭受難以想像的虐待的受害者的面孔。

切斯拉瓦·夸卡的照片是布拉斯最終保存下來的照片之一。那張虛弱的、年輕的臉上洋溢著恐懼的表情,仍然深刻地提醒著人們大屠殺和戰爭的恐怖。

參考資料:《14歲波蘭女孩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最後照片》、維基百科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