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2

科學終點是神學?愛因斯坦晚年認為世上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以科學的態度推斷,愛因斯坦看到這個標題,肯定會憤怒的從墓地裡面跳起來。“科學的終點是神學”,被無網友奉為經典的一句話,幾乎可以當選網路10大最無厘頭科普回復之一。

1553163723-2190-575b00734e0f9e02f4d0ee2016dc

科學與神學

愛因斯坦晚年真如大家所言看破紅塵,皈依耶穌,成為真主代言人,傳道世人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云云?其實愛因斯坦一直覺得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從來沒有改變過!吃瓜群眾得起哄了,這不是神棍啊?「決定論」,這是物理界開宗立派的正統教義,歷史久遠得得從牛逼頓創立現代科學時講起。

物理學,從伽利略牛頓以來,成千上百的先輩們為這門科學嘔心瀝血,才建築起輝煌的宮殿—經典物理。經典物理裡面說一千道一萬,其實就一句話:“科學能統治整個宇宙”,堪稱終極信仰。後世晚輩入得此門,先背下這條,堪比思想烙印功能。

1553163722-3808-8c33f14f48b5b46df8d6976a3298

牛頓

物理學不僅能夠解釋過去和現在,它還能預言未來。對於任何一個系統,只要給出足夠的初始資訊,賦予科學家足夠的運算能力,就能夠推算出這個體系的一切歷史,從它最初怎樣開始運行,一直到它在遙遠的未來的命運。簡單的講,習得大成者,算命看風水中彩票無一不手到擒來,簡直不要太神棍。

舉個栗子:19世紀初,法國的大科學家拉普拉斯(PierreSimonde Laplace)用牛頓方程計算出了行星軌道後,把它展示給拿破崙看。拿破崙問道:“在你的理論中,上帝在哪兒呢?”拉普拉斯坐下喝口水淡定地回答:“陛下,我的理論不需要上帝這個假設。”這一次裝逼按兩下影射到皇帝以及上帝的操作,考慮到當時拿破崙的脾氣以及宗教權威,這絕對算科學史上最拉風的時刻之一了!

1553163724-9525-0754b4ea4b298eda7279f0f928d3

科學決定論

簡單的總結一下,就是只要掌握了定律,只要搜集足夠多的情報,只要能夠處理足夠大的運算量,科學家就能如同上帝一般無所不知,比上帝還上帝。這種行為藝術就是決定論(determinism)。你不服都不行。

物理界流傳著這樣一個排名:一牛二愛三麥。愛因斯坦作為物理界公認20世紀接棒牛逼頓的大神,物理學“決定論”這塊招牌,在他心中的分量可想而知,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一生都在為了守護物理科學尊嚴而戰鬥。愛因斯坦是決定論的堅決支持者,同時也是定律因果論的捍衛者。而他即將遇到更神棍的一群人和一堆理論。悲劇的大幕正式拉開。

1553163724-3049-87dff6274f5a8750967280e88852

愛因斯坦

對,就是量子力學。量子力學一出手,科學神聖的宮殿變成了一個輕佻的賭場!玻爾的“互補原理”,波恩的概率解釋,海森堡的不確定性,三者共同構成了量子論“哥本哈根解釋”的核心。簡單總結一下:就是“都可以、可能吧、不確定”。

這幫子人話都說不利索,可來勢洶洶,一言不合就強拆了經典物理大廈,最後還逼著用“都可以、可能吧、不確定”來替換“決定論”,進行思想大清洗運動!人間慘劇啊,別說預測宇宙中的一切,物理學甚至連預測電子的行為都行不通了,我們只能猜想,電子有90%的可能出現在這裡,10%的可能出現在那裡。這不但是對整個經典物理歷史的挑釁,而且是對持有物理學決定論認知的人們尊嚴的一種侮辱。

更離譜的是,量子力學幫還進一步放話,不存在一個客觀的,絕對的世界。唯一存在的,就是我們能夠觀測到的世界。物理學的全部意義,不在於它能夠揭示出自然“是什麼”,而在於它能夠明確,關於自然我們能“說什麼”。簡單的講,“所見即所得,看不到的都拉倒”。1553163723-7742-68357680421a86eaf2821f293f5f

量子論

量子論革命的破壞力是相當驚人的。在概率解釋,不確定性原理和互補原理這三大核心原理中,前兩者摧毀了經典世界的因果性,互補原理和不確定原理又合力搗毀了世界的客觀性和實在性。這三者合力把物理界無上嚴肅的皇冠,變成了賭桌上搖擺不定的一枚骰子。

愛因斯坦出離憤怒了,雖說年輕時也離經叛道,創立相對論時砸前輩場子的事情幹得更驚世駭俗,可大是大非的原則問題可沒有一點含糊的,打人莫打臉嘛!一個沒有嚴格因果律的物理世界,愛因斯坦是不能接受的。物理規律應該統治一切,物理學應該簡單明確。每一個事件都有來龍去脈,原因結果,而不依賴於什麼“隨機性”。至於拋棄客觀實在,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愛因斯坦哪裡容得了這幫人鬧分裂,決定親自下場撕逼,要清理門戶。嚇得當時量子幫的代表波恩痛哭“物理學失去了他的領袖”。

比利時布魯塞爾,兩次索爾會議華山論劍,愛因斯坦幾乎以一己之力,單挑量子幫,雖然竭盡全力,仍棋輸一著。1935年3月,愛因斯坦凝聚畢生功力,在《物理評論》(PhysicsReview)雜誌上發表《量子力學對物理實在的描述可能是完備的嗎?》,再一次對量子論的基礎發起攻擊,這就是 “EPR佯謬”。 EPR最大的價值所在,就是它和別的奇想空談不同。只要稍微改裝一下,EPR是可以為實踐所檢驗的!人們最終在實驗室裡用實踐裁決了愛因斯坦和量子力學派的爭論,經典實在的“決定論”無可奈何花落去,只留下一個蒼涼的背影和深沉的歎息。物理學神話黯然結束。

世界在量子力學為基礎的核能應用、通信技術、電腦技術推動下,急速改變著,恍若隔世不再是一個成語而是現實的最好寫照。量子力學終於成為不遜色於相對論的偉大理論,支撐著現代物理大廈。高深莫測的神學用了七千年時間,維持平靜的世界,量子力學只用了一百年,就徹底變了樣。科學的終點裡有沒有神棍?答案呼之欲出了吧。

1553163723-8434-3cf7fedc415aa0e5756a854d939a

量子論占統治地位

至於愛因斯坦的堅持,舊時代的皇冠到底意義何在?用他傳記作家的一段話來回答吧。 亞伯拉罕?帕斯(AbrahamPais)在《愛因斯坦曾住在這裡》一書中這樣描述,就算1925年後,愛因斯坦改行釣魚以度過餘生,這對科學來說也沒什麼損失。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