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66

你為什麼這麼聰明?這歸功於你媽媽生下你時的痛苦

直立行走要求人類的骨盆不能太大,但小骨盆的女性卻不容易生下腦容量大的嬰兒。這就是你媽生你時面臨的一大矛盾。

 

環顧這個生機勃勃的藍色星球,不得不說,人類種族的獨特是令人驚嘆的。我們是地球上獨一無二的物種,能夠創作書籍、從事科學研究、建造摩天大樓。在人類的進化史上,智力必定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如果沒有聰明的大腦,原始人類就不會成為更好的捕獵者,同時避免自身成為獵物。

更重要的是,不斷提升的智力促進了原始人類之間的相互競爭:智商更高的人更有吸引力,也善於在復雜的群體中謀取更高的社會地位。眾所周知,這種智力競爭會讓人的認知水平發生巨大的提高。

不過,不為人知的是:女性行走和奔跑的需求對於後代智力發育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1546569422-2050-pgc-image

在東非發現的古人類“露西”標本,研究表明“露西”已經開始直立行走。

圖片來源:Clevelan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智力的提升很大程度上來源於腦容量的增加。對於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腦容量對智商高低的影響佔了16%。因此,要想變聰明,增加腦容量似乎就是最簡單的方式。而當腦容量增加時,承擔孕育後代任務的女性必須進化出更寬大的骨盆來生育這些大腦袋的孩子。

問題在於,人類同時還存在著另一個進化方向——雙腿直立行走。

促成人類直立行走的原因有多種,但是和大多基於生存優勢的假說一樣,這一理論也備受爭議。但是,顯然直立行走不需要太大的骨盆,由此可見,這兩種生存壓力下的進化趨勢截然相反。

女性在雙腿直立行走和生育頭圍相對較大的孩子之間進化出了不可思議的平衡:如果女性的骨盆再大一點點,她們就無法正常行走和奔跑,只有達到平衡才能保證安全。

正因為此,與其他哺乳動物相比,分娩對於人類來說更加危險。儘管現代醫學已經如此發達,仍然有不少女性死於分娩,這也從側面反映出智力對於人類是多麼重要(以至於冒著巨大的風險也要生育腦袋更大的後代)。

這就陷入一個僵局,必須出現某種創新的形式才能解決,而進化做到了——沒有既定目標,也沒有任何指南,全新創造。

大自然利用一些重要的策略讓人類克服了這種進化上的限制:組成嬰兒頭蓋骨的幾片顱骨可以移動,使得嬰兒頭部可以在母親分娩、骨盆暫時分開時順利娩出,又能給嬰兒時期腦容量的劇增提供空間。

1546569422-8509-15322544197427f376f4248

另一個關鍵的適應性進化來自於大腦本身的工作方式:進化使得人類在出生後才慢慢通過學習來認識周圍的環境,而非一生下來就能獨立生活。

幼雛一經孵化即可四處尋找食物,小馬出生後數小時就能奔跑,然而,人類卻需要數十年才能獨立生活。按理說,父母這種無微不至的投入到子女青春期就該結束,但到現在,這一時期可能要延續到子女33歲研究生畢業。

究其原因,至少部分是由於我們的大腦直到成年後才發育成熟。在所有腦容量較大、發育緩慢的哺乳動物中,我們的腦容量是最大的,也是發育最慢的。出生時我們懵懂無知,但擁有令人驚奇的學習能力。

如果人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才變得聰明,那就不用帶著那麼大的腦袋出生了,女性的骨盆就可以進化成最大化利於行走的大小,而我們的大腦則在出生後開始迅速增長。

人類放棄了一出生就足夠完美的進化策略,而選擇最大限度地適應自然界。例如,出生在各色環境中的嬰兒都能夠適應自如、隨遇而安,無論是乾燥的喀拉哈里沙漠還是極寒的北極冰原。

如果我們在出生時更具競爭力或者發育更快,我們對於環境的適應力就會顯著下降。此外,我們生活在科技時代——周圍充斥著各種文化和技術,這些在現代的孩子眼中理所應當的事物,等他們長大後又會創造新一代的文化和技術,由此形成良性循環。這些進步都離不開人類長期的學習積累。

1546569423-8943-15322544162525c5c31f5a9

如果我們從一而終、不去適應環境,那麼女性骨盆可能會更大。如果沒有骨盆的尺寸限制腦袋的大小,人類的智商可能會更高,但這種高智商受到限制,只在特定的環境中奏效,因此不夠靈活。

但事實最終證明,這一生物力學需求卻變成了我們如此聰明的部分原因。就同其他很多創造性的成果一樣,給予一定的限制條件才催生了更有價值的產物。

這看起來很矛盾,但正是剛出生時的柔弱無助才是促成人類天才的關鍵。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