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15

10項研究告訴你,小時候沒玩夠的孩子長大後會失去什麼

1545727893-2377-1528379103091d58e35c311

孩子需要“遊戲的童年”,因為自由自在的玩耍,有助於培養他們的社交能力、創造力,讓他們更聰明,還能幫助他們緩解壓力,並且在以後的人生歲月中應對挫折、克服困難。當社會競爭日趨激烈,玩耍正從越來越多的孩子的童年中缺席,而孩子們可能將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撰文| 梅林達·溫納(Melinda Wenner)

翻譯| 周曉林李想

1966年8月1日,是精神病學家斯圖爾特·布朗(Stuart Brown)就任休斯敦貝勒醫學院助理教授的第一天。就在這一天,25歲的查爾斯·惠特曼(Charles Whitman)爬到了美國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塔樓頂端,開槍射殺了46人——誰也不會想到,這位工程學學生、從美國海軍退役的神槍手會變成一個殺人狂。

布朗臨危受命,作為精神病顧問醫生參與調查這起重大槍擊案件。不久後,他又作了一項小規模的初步研究,採訪了得克薩斯州26名謀殺犯。布朗發現,包括惠特曼在內,絕大多數殺人犯都有兩個共同點:來自於暴力家庭、童年時從沒有像其他孩子那樣玩耍。

1545727894-2068-1528379114687a26fd8dbd8

查爾斯·惠特曼和他作案的塔樓

當時,布朗並不清楚在上述兩個因素中,哪一個更可能讓孩子變成殺人犯。此後42年中,他又採訪了6,000人,了解他們的童年生活。數據顯示,如果在兒童時代不能無拘無束地玩耍,孩子長大後可能會不快樂,難以適應新環境。

科學家口中的“自由玩耍”(Free play),對於培養孩子的社交能力、應對壓力的能力以及解決問題的認知技能都至關重要。對動物行為的研究證實了玩耍的益處以及它在進化上的重要性:從根本上講,玩耍能讓動物(包括人類)學會某些技能,有利於生存和繁衍後代。

大多數心理學家都認為,即便成年後,人們仍會受益於幼年時的自由玩耍。不過,如果童年時“沒有玩夠”,孩子會受到多大傷害?對於這一點,科學家們各執己見。畢竟,在過去,幾乎每個孩子都有足夠的時間嬉戲玩耍,而如今,很少有孩子能享受自由玩耍的快樂。

2005年,《兒童和青少年醫學文獻》(Archives of Pediatrics & Adolescent Medicine)上的一篇報導表明,從1981年到1997年,兒童自由玩耍的時間縮短了1/4。為了讓孩子上一所好大學,父母犧牲了孩子的遊戲時間,給他們安排了很多課外活動——從幼兒園開始。然而,正是隨心所欲的玩耍,才能讓孩子更具創造力和協調能力。

很多研究都支持布朗的觀點:無論是人類還是動物,如果幼年時“沒有玩夠”,社交、情感和認知能力的發展都會受到影響。布朗和一些心理學家擔心,不讓孩子自由玩耍可能導致他們不開心、過於焦慮、社會適應能力差。布朗認為:“如果孩子沒有盡情玩耍,後果將不堪設想。”但亡羊補牢,為時未晚:玩耍同樣有助於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1545727892-3688-1528379116169f64e1a16f6

當動物玩耍時,它們的肢體語言表明,任何輕咬和摔倒的動作都是善意的、鬧著玩兒的。同樣地,玩耍也可以教導孩子更好地與人交流。

早在1961年,人們就開始擔心,童年時沒有盡情玩耍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當年,“國際遊樂協會”在丹麥落成,旨在保護兒童擁有自由玩耍的權利,並向全社會宣傳自由玩耍的重要性。

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隨著更多非營利機構在全球建立,自由玩耍的重要性受到更廣泛關注。這些組織呼籲人們重視玩耍的價值,強調對不能盡情玩耍的擔憂。這些機構包括美國童年聯盟(Alliance for Childhood)、玩耍研究協會(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lay)以及布朗在加利福尼亞卡梅爾瓦利建立的美國國家玩耍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Play)等。

自由最重要

現在,孩子們經常要踢足球、玩拼字遊戲,科學家為什麼還要擔心,這些遊戲以及其他組織性強、規則完善的遊戲會吞噬自由玩耍的時間?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教育心理學家安東尼·D·佩萊格里尼(Anthony D. Pellegrini)認為,有規則的遊戲當然很有趣,能培養孩子的社交技能,增強他們的集體凝聚力,是獲取各種經驗的重要渠道之一。但“遊戲事先設定了規則,人們必須遵守,而玩耍沒有規則,因而能夠激發孩子更多的創造性反應 ”。

這種創造性很重要,因為與遵守既定規則相比,它能給發育中的大腦帶來更多挑戰。在自由玩耍中,孩子們會利用豐富的想像力,不斷嘗試新的活動和角色。

自由玩耍是由孩子發起並不斷創新的。玩耍可能會涉及幻想,如假扮醫生或公主,玩過家家;也可能會假裝打架(主要是男孩子),幾個孩子抱在一起扭打、翻滾,並且要不斷變換角色,這樣誰都不會總是贏家或輸家。自由玩耍跟動物王國中的玩耍極為相似,這也說明玩耍有著重要的進化基礎。

《動物玩耍的起源》(The Genesis of Animal Play)一書的作者戈登·M·布格哈特(Gordon M. Burghardt)花了18年的時間,對動物進行了仔細觀察,進而給玩耍作了定義:重複的(動物觸碰一下某個新奇物體不能算作是玩耍)、自願的、在輕鬆的情境下產生的行為。無論是動物還是孩童,在沒有吃飽或者倍感壓力的狀態下,都不會有心情去玩耍。最關鍵的一點是,玩耍並沒有什麼顯著功能,也就是說,玩耍本身沒有明確目的。

1545727893-2655-15283791082259f0c7b9e5b

角色扮演也是一種“自由玩耍”——這種沒有組織、富有想像的玩耍對於正在發育的大腦既是一種樂趣,也最具挑戰性。

面對真相

那麼,兒童如何從這些看似毫無意義的活動中獲益呢?最重要的一點可能是,玩耍能讓我們獲得較強的社交技能。佩萊格里尼說:“你可以從老師那裡學會如何約束自己的行為,但你無法因此變成社交強人,只有在與同伴的交往過程中,你的社交能力才會變得越來越強。通過與同齡人互動,孩子們逐漸會知道哪些東西是大家可以接受的,哪些是無法接受的。”

他們會懂得,和同伴公平交往並進行角色輪換——不能總要求扮演仙女、皇后等正面角色,才能與同伴長期保持良好的關係,否則很快就會失去玩伴。佩萊格里尼解釋說,“孩子們想繼續玩下去,所以願意退讓一步”來滿足別人的要求。孩子們對這些活動很感興趣,遇到挫折時,他們不會像遇到數學難題那樣輕易放棄——這有助於培養他們堅持不懈的品質和談判技能。

保持良好的氛圍還需要一定的交流技巧 ——這也許是最重要的社交技能了。從這一點來說,與同伴玩耍就顯得極為重要。研究顯示,兒童與同齡人玩耍時使用的語言,比與成年人玩耍時更複雜。佩萊格里尼認為,在角色扮演遊戲中,“如果孩子們必須要提及眼前不存在的事物,那麼他們就得用一些複雜的語言,以夥伴能理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想要說明的問題”。

當兒童將一個虛構的圓錐形物體遞給同伴,並問:“香草還是巧克力?”同伴將很難理解這是什麼意思,他必須提供場景線索:“你想要香草冰淇淋還是巧克力冰淇淋?”成年人卻不同,他們能自動填補缺少的信息——對於孩子而言,事情就變簡單了。

如果玩耍能培養孩子的社交能力,不能盡情玩耍就會阻礙社交能力的提高——這得到了相關研究的證實。美國密歇根州伊普西蘭蒂的高瞻教育研究基金會曾針對貧困兒童和成績較差的兒童進行了一項研究。1997年,基金會的科學家在發表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相比那些始終有老師教導、孩子不能自由玩耍的幼兒園,以自由玩耍為主導內容的幼兒園培養出來的孩子,在以後的生活中能更好的適應社會。

數據顯示,到23歲時,曾就讀於教導型幼兒園的孩子中,超過1/3的人都犯過重罪,而曾在玩耍型幼兒園學習的孩子,只有不到1/10的人犯過重罪。此外,玩耍型幼兒園的孩子成年後,只有不到7%的人有過被停職的經歷,而教導型幼兒園的孩子長大後,1/4以上的人都被停過職。

動物研究認為,如果剝奪孩子自由玩耍的權利,他們長大後社交能力可能較差。1999年,《行為大腦研究》(Behavioural Brain Research)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在大鼠最愛玩耍的發育階段(出生後4~5週),將它們隔離,此後再與其他大鼠相遇時,它們的活躍程度明顯不如未曾隔離過的大鼠。

2002年,《發育心理生物學》(Developmental Psychobiology)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如果雄性大鼠幼年時曾被隔離,當遭到強勢雄性大鼠的不斷攻擊時,它們不會像正常大鼠那樣躲避。導致這些問題的原因,究竟是它們被剝奪了玩耍的權利,還是與社會隔離?

另一項研究顯示,玩耍能夠促進與情緒反應和社會學習有關的高級腦區的發育。2003年,科學家發表報告稱,玩耍打鬧能夠促使這些腦區釋放神經營養因子(neurotrophic factor)——一種促進神經生成的蛋白質。在3天半的時間內,研究人員讓對照組的13隻大鼠與同伴自由玩耍;與此同時,他們將另外14隻大鼠隔離起來。研究人員觀察兩組大鼠的大腦發現,在對照組大鼠的大腦皮層、海馬區、杏仁核和腦橋中,神經營養因子的濃度明顯高於隔離組大鼠。參與此項研究的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神經科學家雅克·潘克賽普(Jaak Panksepp)表示:“我認為,玩耍是讓高級腦區對社交活動作出正確反應的主要機制。”

釋放壓力

研究顯示,玩耍對兒童的情緒健康也起著關鍵作用。這可能是因為,玩耍能幫助他們順利擺脫焦慮和壓力的困擾。1984年,《兒童和青少年醫學文獻》刊登了這樣一篇報告:研究人員通過觀察74名三四歲兒童第一天去幼兒園上學時的表現,比如是否會央求父母留下、手掌出了多少汗等,來評估他們的焦慮程度。研究人員把孩子分為焦慮型和非焦慮型,將他們隨機分成四組。一半孩子會進入一個裝滿玩具的房間,他們可以獨自或與同伴一起玩耍15分鐘;其餘的孩子只能單獨或與同伴坐在一張小桌前,聽老師講故事,時間同樣是15分鐘。

隨後,研究人員又重新評估了孩子們的焦慮程度。此前被認為是焦慮型的孩子,玩了15分鐘玩具後,焦慮情緒的緩解程度是聽故事的孩子的兩倍(當然,非焦慮型孩子就更不會焦慮了)。有趣的是,相比那些與同伴一起玩耍的孩子,獨自玩耍的小孩的情緒更為平靜。研究人員推測,孩子獨自一人時,很容易創造出富有想像力的玩耍方式,這可以使他們產生更多幻想,利於他們應對當前困境。

動物研究也證實,玩耍有助於緩解壓力——神經科學上,該現象叫做“社會緩衝效應”(social Buffering)。在2008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中,美國葛底斯堡學院的神經科學家斯蒂芬·西維(Stephen Siviy)將大鼠單獨關在一個小房間中,並將貓帶過的項圈放在它面前,使它產生焦慮感。一段時間後,研究人員把項圈拿出房間,並消除房間中的“貓味”。當大鼠第二次來到這個房間時,它又變得焦慮不安,這可能是因為大鼠將這個地點與貓聯繫在了一起。然而,當西維和同事把第二隻大鼠也放進這個房間時(這隻大鼠從未曾見過貓項圈,因此並不害怕),兩隻大鼠開始一起玩耍,互相追逐、嬉戲、打鬧。不久後,第一隻大鼠就放鬆、平靜了下來。這說明玩耍有助於緩解大鼠的焦慮感。

1545727892-4443-1528379106129dcf6ffc136

一項研究發現,玩積木的小孩在語言能力測試上要比不玩積木的小孩得分高。這可能是因為玩積木的小孩在一些無益活動(如看電視)上花的時間減少了。但不管怎麼說,玩積木總是有益於小孩的。

玩成尖子生

玩耍最明顯的好處似乎是緩解壓力、培養社交技能,然而研究顯示,玩耍還有第三種出人意料的作用:讓孩子變得更聰明。

1973年,發表於《發育心理學》(Developmental Psychology)雜誌的一項經典研究中,研究人員將90名尚在上幼兒園的小朋友分成三組。第一組小朋友可以從一疊紙巾、一個螺絲刀、一塊木板、一堆紙夾等常見物品中,挑選4種來自由玩耍;對於第二組小朋友,研究人員要求他們模仿工作人員,根據日常方法使用這些物品;第三組小朋友看不到這些日常物品,他們坐在桌前,隨機畫自己想畫的東西。10分鐘後,研究人員要求小朋友們說出其中一種物品的使用方法。結果顯示,自由玩耍的孩子說出的非常規的、創造性的使用方法是另外兩組孩子的3倍,這說明玩耍有助於培養創造性思維。

嬉戲打鬧也可以提升孩子解決問題的能力。1989年,佩萊格里尼發表的一篇文章稱,打鬧越多的小學男生,在解決社會問題的測試中表現得越好。測驗中,研究人員給孩子們看一些圖片,其中5張圖片的內容是一個孩子試圖從同伴手裡拿到玩具,另外5張是講一個孩子試圖躲避母親的訓斥。研究人員要求參與測試的孩子針對每張圖片,盡可能多地說出解決方案。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案的多樣性決定了他們的成績。結果顯示,經常玩耍的孩子得分更高。

然而,從這些研究中,我們可以推斷出多少因果關係?佩萊格里尼對此表示質疑:“玩耍的作用是什麼?它是孩子學習新東西的首要機制——只有先玩耍才能獲得各種技能?抑或,它只是孩子們不斷練習和鞏固各種新技能的手段?”他認為,儘管沒人知曉確切答案,但“無論哪種可能性成立,玩耍在一定程度上都是有益的”。

那麼,不能盡情玩耍會阻礙孩子們解決問題能力的發展嗎?動物研究的結果表明,這是可能的。1978年,《發展心理生物學》雜誌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研究人員用鐵絲網將低齡大鼠隔離了20天(這段時期正是它們最貪玩,也最需要玩耍的時期),其間它們可以看到其他大鼠在活動,聞到其他大鼠的氣味,也能聽到其他大鼠的聲音,但不能與它們一起玩耍。

隔離結束後,研究人員訓練隔離大鼠和一組無拘無束地玩耍了20天的大鼠,拉動擋路的橡膠球以獲取食物。幾天后,研究人員更換了實驗設備,大鼠只有推動橡皮球才能獲得食物。結果顯示,相比自由玩耍的大鼠,那些曾被隔離起來的大鼠要用更長的時間才能學會運用新方法解決問題。文章作者推測,動物在玩耍中會不斷嘗試新事物,而不能玩耍的動物則很少接觸新事物,很難學會靈活地解決問題。

2007年,發表於《兒童和青少年醫學文獻》的一項研究顯示,玩耍似乎還有助於語言能力的發展。研究中,美國華盛頓大學的研究人員給受試組中一歲半到兩歲半的孩子每人一盒積木,而對照組中相同年齡的孩子則沒有積木。這些孩子都來自於中低收入家庭。研究人員要求家長們跟踪觀察孩子玩耍的頻率。

6個月後,研究人員測試了孩子的語言能力,結果顯示,玩積木的孩子成績顯著優於沒有玩積木的孩子。不過,研究人員不能肯定的是,語言能力的提高僅僅是因為孩子們玩了玩積木嗎?畢竟,在玩積木的同時,他們參加無益活動(如看電視)的時間也減少了。

但是,玩耍為什麼會使孩子更優秀呢?動物研究人員相信,玩耍能訓練孩子應對意外情況的能力。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博爾德分校的進化生物學家馬克·貝科夫(MarcBekoff)認為,“玩耍就像個萬花筒”,具有隨機性和創造性。他還認為,從根本上說,玩耍能提升孩子的靈活性和創造性,當他們遇到意外情況或處於新環境時,將更具競爭優勢。美國塔夫特大學兒童發育專家戴維·埃爾金德(David Elkind)等兒童心理學家都認同這種觀點。埃爾金德認為,玩耍是“兒童的一種學習方式”,“沒有玩耍,兒童就會錯過不少學習機會”。

讓他們自由

既然玩耍如此重要,如果孩子沒有足夠的時間玩耍,結果會怎樣?雖然沒人知道答案,但很多心理學家都對此表示擔憂。由於玩耍具有一定的風險——玩耍中的動物警覺性較差,容易遭到捕食者襲擊,因此玩耍行為很可能賦予了動物某種生存優勢,它才會不斷進化並延續下來。貝科夫說:“如果玩耍不重要,它就不會進化出這麼複雜的形式。”

事實上,玩耍具有悠久的進化史。新皮層(neocortex)是與高階思維(higher-order thinking,如有意識的思維和製定決策等)有關的腦區。去除了這一腦區的大鼠仍能正常玩耍,這說明玩耍的動機來自於腦幹。而早在哺乳動物進化出現之前,腦乾就已經存在。潘克賽普曾在1994年主持相關研究,他解釋說:“ 這意味著與玩耍相關的主要神經迴路位於非常古老的腦區,而且還通過遺傳,在動物中代代相傳。 ”

當然,如今很多家長都認為,他們是為了讓孩子獲取最大利益,才限制孩子自由玩耍,讓他們參加各種“有價值的”學習活動。加拿大艾伯塔萊斯布里奇大學的行為神經科學家賽爾焦·M·佩利斯(Lethbridge in Alberta)認為,有些父母也會猶豫,是否應該放任不管,讓孩子自己去玩。

他們可能擔心,在打鬧或粗暴的幻想式遊戲中,孩子們可能會擦傷和骨折。佩利斯認為,父母有這樣的直覺很正常,但這樣保護孩子“是要付出代價的,這些孩子長大後,很可能會難以應對預料之外的複雜世界。如果一個孩子曾盡情地自由玩耍,他長大後更可能自如應對不可預期的社會環境”。

家長應該讓孩子真正成為孩子——這不僅是因為要讓他們享受童年的快樂,還因為不滿足孩子自由玩耍的渴望,很可能扼殺他們的好奇心和創造性。埃爾金德警告說:“人們應該重新認識玩耍,不能將玩耍看作是工作的對立面,而應看成是對工作的補充。好奇心、想像力和創造力就像肌肉一樣,不用則廢。 ”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