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26

美國記憶力冠軍:我用2500年前的記憶法,從普通人變成記憶大師

我之所以涉足記憶的世界,是因為一段記憶,一段令人痛苦揪心的記憶。當時,我去法國看望祖父母。我們坐在餐桌旁,祖母幾年前被診斷出老年癡呆症,上次我見到她的時候,她的記性已經變差,不記得自己把手杖放在哪裡,也不記得餡餅是放在冰箱裡還是桌子上。

這次,她就坐在我對面,卻轉過頭去問祖父我過得怎麼樣,是不是打算過陣子來看她,完全沒有意識到我就在旁邊。她的情況之嚴重,讓我大吃一驚。被你所愛的人遺忘,實在令人難以釋懷。

目睹了那一幕後,我總是忍不住思考她的腦子裡發生了什麼,我的腦子裡又發生了什麼。

1544769962-9325-153974598614289b8da9035

回到家,我開始想方設法提升自己,特別是提升自己的記憶力。我想到了好記性為人生帶來的各種可能性——提升我的記憶力會有何好處,像我的祖母那樣失去記憶力又意味著什麼。所以,我找來了一本書,這本書聲稱可以讓我們擁有“無限的心智能力”和“激光般的專注力”。

我第一次看這本書的時候,甚至不知道世上還有記憶力比賽這回事,也不知道頂尖的記憶選手全都使用了本質上相同的技巧,而且是2500年前的技巧。

跟我(以及大多數人)預想的不同,最優秀的記憶選手並非天賦異禀,他們只是普通人,經過艱苦的訓練,才掌握了那些技巧。

我以前一直認為,記憶力好不好是無法改變的,我的記性不好,所以我不指望自己在這方面能有什麼大的提升。但當我拋開質疑後,很快發現,記憶技巧真的很有用。

記憶技巧的前提其實非常簡單:我們的大腦更善於記住某些類型的信息——任何涉及感覺(尤其是視覺和方向感)的信息比抽象的東西(比如數字和概念)更容易記住,因此,想要記住那些難記的東西,我們必鬚髮揮想像力,把它們“轉換”成容易記住的東西。這意味著,把文字和數字變成你腦海中的圖像,再把這些圖像放到現實生活中你所熟悉的場景中,我喜歡稱之為“旅程”。

在我聽說“美國記憶力大賽”這項賽事後不久,我便報名參賽了。我知道,只要經過足夠的訓練,任何人都可能獲勝。可惜,兩週的嚴格訓練還不夠(我的總排名是第16位),但這段經歷促使我不斷努力,變得越來越好。

這時,我的祖母去世了。震驚和悲痛讓我心如刀絞。但正是在這段痛苦的時期,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標。

我能否戰勝那種摧毀了祖母頭腦和余生的疾病?

我能否讓我的頭腦更加敏銳,而且更加健康?

我能否掌控我的記憶力,並幫助其他人也做到這一點?

1544769960-1161-1539746069309df184c43ba

因此,我開始刻苦訓練,每天好幾個小時,為參加每一屆美國記憶力大賽勤加練習。後來,我遇到了瓶頸,必須設法突破。我的目標是成為最強的那個人,我知道必須付出巨大的努力。

2010年,我拿到了第三名。

第二年,我訓練得更加刻苦,最終成為了美國記憶力大賽的冠軍。

在2012、2014和2015年的比賽中,我也贏了。

這一路走來,我打破了美國的多項記憶紀錄,獲得了記憶大師的稱號,還一度躋身全球最優秀25名記憶選手之列。

那麼,能記住你往往會忘記的事情,這是一種怎樣的體驗?讓我來帶你體會一下吧:

我通常在加斯·阿爾格(《反斗智多星》裡的一個角色)左右起床,也就是7點27分,接著去健身房看看當天要做哪些鍛煉。

首先,托尼·布萊爾(英國前首相)懸掛在吊燈上用力打掃;然後,50 Cent(說唱歌手)飄在半空中做深蹲;最後,肌肉發達、身穿燕尾服的詹姆斯·邦德(電影主角)朝著那位前首相和說唱歌手向上跳躍。這分別是指10個(英國首相官邸位於唐寧街10號)懸垂翻、50個空蹲和7個(007)雙力臂。

鍛煉完後,我回家洗澡。和大多數人一樣,我在浴室裡思考當天的待辦事項。如果待辦事情不多,我會把它們“存儲”在我為當天預留的一段“旅程”中:我在馬薩諸塞州劍橋市的老公寓。在前門,我想像著把生意夥伴布萊恩的一張不雅照,發給了我電子郵箱裡的所有聯繫人。

在廚房,我用筆記本電腦瀏覽我的網站,這時進來一個施工人員,拿著錘子猛砸電腦屏幕。接下來,我來到客廳,那裡漂浮著一個巨大的大腦,擁有所有的面部特徵,它正盯著一幅牌,試圖把它們全都記住。最後,在臥室,我和拳王德拉霍亞一起訓練、過招,他的衣服上印著數字4。我洗完澡、換上衣服後,便會坐下來給布萊恩發一封郵件,再花些時間鼓搗我的網站,進行記憶訓練。到了下午4點,我會出門,和一位客戶一起訓練。

普通的一天,對吧?

雖然腦海中虛構的那些畫面看似荒誕不經,卻可以每天幫助我記住數字、姓名、安排和所有其他事情。

需要記住的東西總是忘掉,這樣的挫敗感你肯定有過。所以,讓我舉個例子,看看如何把我的技巧用於一個特定的場景,這個場景我們平時都會碰到,那就是:背誦演講稿,不用筆記!

1544769960-9519-1539745987044d30030300f

如果你曾經不得不靠死記硬背來記憶演講稿,哪怕是演講要點,那麼你肯定知道,這樣最終也是能記住的,但有時會耗費數小時甚至幾天。到了某個時候,你能背得滾瓜爛熟。在發表演講時,你很有把握可以輕鬆搞定,除非你過於緊張、突感疲倦或者分心他顧,導致你方寸大亂,什麼都記不起來了,覺得自己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我了解那種痛苦。

我也有記錯的時候,感覺十分難堪,尤其是在觀眾面前。但在台上,你必須想想,你是需要把演講、劇本或者詩歌的每個字都記得清清楚楚,還是只需要以恰當的順序,記住要點即可。

前一種情況留待下次再說,這次先講後一種情況。

如果你非常了解你要說的內容,已經打好了腹稿,不需要利用有意識記憶來即興闡述每個要點。這個部分應該是自然抒發的。你需要的只是一份按照恰當順序整理好的要點清單。

比方說,你準備發表一篇演講,題目是《蜜獾不在乎的那些東西》。你主要想表達四點:

  • 蜜獾不在乎樹上的蛇
  • 蜜獾不在乎滿屋的蜜蜂
  • 蜜獾不在乎被那些蜜蜂蜇
  • 蜜獾不在乎蛇說“離我遠點”

你不想在一屋子的人面前出醜,你想井然有序地把你的要點一一講明。記住那些蛇和蜜蜂的最好方法是什麼?把它們編入一段旅程中!

方法是這樣的:

閉上眼睛,想像自己躺在床上環視臥室。床腳邊有一顆大樹,樹枝伸向各個方向。在你的頭頂上方,正好有一根樹枝,上面懸著一條亮綠色的眼鏡王蛇,紅色的眼睛彷如激光,尖牙像刀子般鋒利,分叉的舌頭吞吐不定。它直直地盯著你,但你毫不在乎。你起床,離開了臥室。

你來到浴室,往裡一看,發現洗臉盆、馬桶、淋浴器和其他所有東西都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裝有白色百葉窗的紅磚房。窗戶開著,蜜蜂如潮水般湧入,嗡嗡叫著,朝你撲來,你趕緊朝客廳走去。

你來到了客廳,但還是沒躲過蜜蜂,渾身被蜇。甚至有一隻蜜蜂開著一輛雪佛蘭跑車穿牆而入,如果你能想像出那種場景的話。但和蜜獾一樣,你毫不在乎。

你來到廚房,又看見了那條蛇。但這次,它蜷縮在角落裡,顯得十分害怕。它伸出手(這是一條瘋狂的蛇!),彷彿想把你推開,叫喊著:“離我遠點!”

現在,你還會忘記這些要點嗎?

為了回憶起這些要點,你只需在腦海裡“重走”那段旅程,回想自己設置的所有荒誕景象,再把它們重新轉換成你試圖記起的相關信息。

簡而言之,要增強記憶力,首先是集中註意力,然後形象化(把信息變成令人難忘的荒誕景象),最後再找個地方儲存(不一定是你家,只要是你熟悉的地方都行),就可以了!如果你能做到這三點,再下點功夫去運用你的記憶,那麼有朝一日,你也能成為記憶大師。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