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3

飛機輪胎不大,為什麼能承受機身那麼大重量?

飛機輪胎的學名其實叫航空輪胎,仔細看題主其實提出的是兩個問題,第一個,航空輪胎為什麼不大。第二個,為什麼不大的航空輪胎卻能承受機身那麼大的重量,那麼我們分解開來,一個個來回答。
1543376830-1789-113e10000f83f63b3e3221543376832-2832-113e40000f7711b52996c(和礦車輪胎對比,航空輪胎確實很小)

航空輪胎為什麼不大

這是由設計導致的,因為航空輪胎的設計必須在足以安全支撐飛機重量的同時盡可能的減少與地面的接觸面和減重。如果接觸面過大,與地面和軸承之間摩擦力就會增加,這樣不利於飛機在起飛階段的加速,所以飛機輪胎表面一般也比較光滑。而如果輪胎體積和重量過大,又會佔用飛機寶貴的內部空間和裝載量以及影響飛機本身的氣動佈局。
1543376831-3315-113ea0000f7e261643cef
有人就會問了,如果航空輪胎太小,那麼在降落時摩擦力太小,滑跑距離過遠豈不是影響降落安全?這確實是一個現實問題,所以飛機降落減速時還有兩個措施:第一個就是利用發動機反噴,產生一個與飛機相反的力,加快減速。第二、打開擾流板,當飛機著陸時,地面擾流板打開,這樣可以消除機翼的升力,增加阻力,縮短著陸滑跑距離。

1543376831-9641-113ef0000f765f1b9b462

小輪胎為什麼能承載大重量

數十上百噸的機體以每小時幾百公里的速度沖向地面,重力加速度造成的衝擊力使每平方厘米的航空輪胎胎面要承受上千牛的壓力,所以航空輪胎製造起來比普通車輪胎要精密厚實的多。跟大家想的不一樣,航空輪胎不是實心的,而是充氣的,為了便於維護保養,沒有設計內胎。航空輪胎胎面通常採用耐磨耐高溫的特種高強度膠合鋼絲製造而成,而且通常有兩層胎面,在上下胎面之間還加入了數層特殊的“補強簾布層”用來承受摩擦撞擊,一般當簾布層被磨損露出第二層胎面時,這個輪胎就算是報廢了。
1543376831-4820-113eb0000f65e9af4af32

除了特殊的胎面設計外,航空輪胎的輪轂也是採用的高強度鎂鋅合金製造而成,而在輪轂和胎圈之間還有特殊的密封層,輪胎的氣門也通常是由高溫氟材料做成尖尖短短的形狀,在這樣的嚴密設計下才能保證輪胎內部氣壓過載時,也不至於洩露和爆炸。
1543376831-6655-113f10000f6f00ccc9aef

關於基因,你想知道的都在這裡……

一本名叫《基因傳》的書又翻紅了。

基因對我們個人、社會乃至整個人類命運的影響如此之大,大多數人卻對它知之甚少。幸好印度裔美國醫生悉達多·穆克吉用通俗易懂的語言、故事性極強的敘述方式,寫作了這本介紹基因和基因歷史的書籍,以解惑關於基因的種種問題。

1543376831-2241-328c23714ba18119deffe29c1200

悉達多·穆克吉

6年前的冬天,穆克吉從德里出發,陪同父親去加爾各答一家醫院探望堂兄莫尼——他是父親大哥的兒子,2004年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受疾病和藥物的影響,莫尼走起路來搖擺不穩,雙眼空洞無神,說話時總是左顧右盼且時斷時續。

眼見親人如此,穆克吉和父親都很心痛。更讓他們憂心的是,莫尼疾病的很有可能是家族遺傳。作為醫生的穆克吉很早就意識到這一問題,在他的家族裡,精神疾病已經至少延續了兩代——除莫尼外,他有兩位叔父被不同類型的精神疾病拖垮,父親也曾經歷過兩次“心因性神遊症”的發作。

那次探望後,穆克吉開始思考:假如莫尼患有遺傳病,為何他的父親和姐姐卻得以倖免?是什麼觸發這種遺傳傾向?我也是這種遺傳易感性攜帶者嗎……這些猜測和疑問,將他引向基因研究的新方向。2016年,他寫就了《基因傳》,書剛一出版就登上了暢銷榜。

作為哥倫比亞大學的癌症專科醫生和研究員,穆克吉曾在2010年出版《眾病之王:癌症傳》,揭秘癌症發展史。次年,該書獲普利策文學獎。這次寫《基因傳》,穆克吉走的依舊是追求故事性、可讀性的路子,將150年間研究基因的人物故事一一道來,比如研究豌豆的孟德爾、研究果蠅的摩爾根、發現DNA的沃森……

孟德爾是摩拉維亞一座修道院的神父,1856年開始從附近農場收集豌豆種子,並在修道院的後院種下。之後的8年,經過無數次種植和培育實驗,孟德爾最終發現:生物的性狀(如大小、高矮、顏色等)是由遺傳因子(後被稱為基因)決定的,每個因子決定著一種特定的性狀,可惜他的成果一直未引起關注。直到1900年,在他逝世16年後,3位學者重新發現孟德爾遺傳定律,遺傳學才由此進入孟德爾時代。

在基因研究跌宕起伏的歷史進程中,幾乎每個發展節點都有一位像孟德爾這樣的科學家,努力推動基因科學前行。與此同時,問題也開始出現。

1543376831-9539-40dafd074b8eb846d77485971d69

穆克吉說,雖然本書以基因的歷史為切入點,但是他真正擔心的卻是未來。遺傳學領域的研究日新月異,在如今的“後基因組時代”,科學家不僅破譯遺傳密碼,發現DNA雙螺旋結構,還開啟了分子生物學時代。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基因技術對人類未來到底是福還是禍?

對此,穆克吉觀點很明確:“在我們對基因組的機制沒有完全搞清楚時,不應貿然去操縱人類基因組,防止它在過度擴張中恃強凌弱,或者以’正常’為藉口消滅’突變’。 ”

很顯然,未來還有無數的基因故事等待書寫。而《基因傳》,除讓人們了解基因史和生命本身外,更多地是激發人們思考新技術應如何被使用。畢竟它沒有道德屬性,既非善也非惡—— 真正威脅人類生存的從來不是技術,而是人類本身。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