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29

你還在相信螞蟻辛苦養家是為集體無私奉獻?真相比你想像更殘酷

1540538166-8250-1534285473011a217b84688

編譯七君

我們從小就被灌輸了這樣的一種知識——螞蟻很勤勞,工蟻每天進進出出找吃的,幫助蟻后哺育孩子是為了集體的利益,為了種群的延續而作出的無私奉獻。

可是隨著證據的累積,科學家們開始發現,工蟻們“養孩子”的行為並不完全是出於基因延續的“高大上”的目的,更多的是為了自己的生存。

實際上,沒有幼蟲提供食物的話,許多螞蟻就會餓死。

什麼?幼蟲還會給工蟻提供食物?這個關係是不是反了?難道不是工蟻給幼蟲提供食物麼?

別急,先來看看一個被很多人忽視的問題:膜翅目(Hymenoptera)的昆蟲,比如黃蜂和螞蟻的體型是什麼樣的?是不是有個細細的蜂腰?

像是這樣——

1540538163-1132-15342854727693366e0962d

這樣比例的腰部,可以允許固體食物通過嗎?

其實,工蟻不能消化固體食物,因為它們的“腰”——腹柄(petiole)太細了。實際上,膜翅目的大多數成蟲無法消化1微米(一米的百萬分之一)以上的固體顆粒。

1540538163-8301-1534285472701dfb768269b

螞蟻的嗉囊和胃都長在細細的腹柄後面,因此無法吃固體食物。

只有幼蟲才有食用固體食物的能力。你看到的螞蟻每天辛辛苦苦搬運的食物實際上大部分都是給幼蟲吃的。

所以,螞蟻的幼蟲為什麼能消化固體食物呢?

因為幼蟲沒有腰——

哦不是,是這樣——1540538164-2310-1534285473500183204f4f4

螞蟻幼蟲

此外,長大成蟲後的工蟻不能消化大量蛋白質,而只有幼蟲能夠消化大量蛋白質,因為它們的身體裡有很多成蟲不具備的蛋白酶。

因此,螞蟻的幼蟲並不是啃老的“寄生蟲”,而是是蟻群的食堂,它們充當了蟻群的消化道的作用。這些“未成年童工”吐出的口水,對,它們的口水,養活了一大家子人,不但回饋給養育它們的“成年人”,還是蟻后繁衍後代的重要蛋白質來源。

德國雷根斯堡大學(Universität Regensburg)的昆蟲學家Eva Schultner 表示,“螞蟻的幼蟲是一種承擔了特殊功能的等級,沒有它們蟻群不會正常運轉。”

如果沒有幼蟲童工,工蟻就只能靠吸食物裡的液體為生。不過,許多螞蟻的重要食物來源——其他昆蟲體內的血淋巴(無脊椎動物血腔內流動的血樣液體)含量較少,因此工蟻就會挨餓甚至餓死。

那麼,童工們為什麼可以變成大家的消化道呢?

這是因為幼蟲有著不能控制的年齡天賦——一看到食物就會流出大量富含營養的口水的能力。這個口水就是蟻后和大家珍貴的營養液。

所以基本上童工們開飯的時候,大家就等著吃童工的口水。想像一下,你爸媽做好了飯但是自己不吃,但是貪婪地盯著你吃,還把你的口水收集起來當成娃哈哈吸。

1540538163-3358-153428547383560caef9dc3

我們來看看童工們工作時的場景。

猛蟻亞科(Ponerinae)、某些鋸針蟻屬(Odontomachus clarus)、某些大頭蟻屬(Pheidole spadonia),還有某些針蟻屬(lobopelta elongata)的童工是這樣被拿來製造營養液的。

到了飯點,它們被照顧自己的工蟻保姆肚肚朝天放在那裡,因為它們的身體有蝦米一樣的曲度,所以頭和屁股之間的部位正好能夠卡住食物。

1540538163-1430-15342854736793e7be1d6e4

然後工蟻就把食物放到這個肉質的餐桌上。一旦肚子上有了食物,這些童工就會可恥地流出大量透明的口水,這時保姆”們就會情不自禁地開始舔。工蟻再把這個營養液拿去餵養蟻后,蟻后再利用這些營養液繼續產卵繁殖童工。

啊呀,一些螞蟻物種對童工的“剝削”就更加駭人了。

一種鈍猛蟻(Amblyopne silvestrii)家的工蟻會撕開幼蟲小朋友肚子上的皮膚,直接吸取它們的肉汁。

1540538168-1673-15342854733733a862c6301

另外一種鈍猛蟻把小朋友當成了蕃茄醬瓶子,會像擠奶那樣捏住小朋友的脖子,讓它們吐出口水來。

入侵紅火蟻(Solenopsis) 則把小朋友當成了倒轉的奶瓶,它們會掐小朋友的屁屁,吸取從它們的屁屁裡失禁流出的牛奶一樣的營養液。

如果一個童工不幸死去,那麼大家也不會浪費。如果童工生前沒有傳染病,而且剛死不久還熱乎的話,大家就會把牠吃掉。

如果出現了飢荒,童工也會被殺掉然後吃掉。Schultner 說,“幼蟲們就是家裡的應急蛋白質能量包。如果蟻后挨餓,大家就會用幼蟲或者蟲蛹來餵她。”

女王大人真的會吃小朋友,還是自家親生的。

螞蟻家的幼蟲小朋友們為了家園建設可以說是鞠躬盡瘁了。

有些螞蟻家的小朋友,比如編織蟻的幼蟲還會吐絲結繭,幫助建設家園。在集體遇到困難的時候,一些螞蟻家的小朋友還會變成肉盾,保衛家族安全。

比如,遇到家裡發大水的時候,一種黑褐蟻(formica selysi)就會“手拉手”,連在一起組成肉筏子。

因為幼蟲小朋友體內脂肪含量高比較胖,密度低容易飄起來,它們就會被拿來墊底提升整體的浮力。(別擔心,它們的浮力使它們不容易被淹死。)

所以,小朋友們作為食堂的功能,或許就是膜翅目的社會性昆蟲演化出親社會性的推動力之一。

膜翅目的細腰體型或許和它們的社會性不可分割。如果工蟻能夠消化固體食物,它們就沒有必要勤勞地養育幼蟲了,而蟻群也就不再存在了。

所以在螞蟻界,求別人包養的話,一定要這樣打廣告:弱小無助但能吃,沒腰還會吐泡泡!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