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7

火車上空調為什麼要“凍死人”

出門遠行的時候逢年過節的時候我們都會選擇乘坐火車出行,因為火車便宜而且相比大巴也沒有那麼費時間。但是坐過火車的小伙伴有沒有發現在夏季坐火車的時候感覺到特別冷,這是為什麼呢?

1536561309-4998-1536467167950cdefad7369

當你冷的不行的時候,總覺得這個溫度不行會叫來火車的乘務員讓他們把溫度適當的調高一點。如果真的可以乘務員也是非常想幫助的,但是乘務員也是無能為力的。我們通常聽到的一個回到就是:不好意思乘客我們這個車廂內的空調是統一調節的無法在某一個車廂進行局部調整,只能關閉和開啟。那麼這樣統一的設置溫度是否合理,為什麼都讓乘客那麼冷了還不調高溫度呢?

1536561310-7384-1536467168006dbc1ced078

其實對於這個問題這樣設定自然有他的道理。火車上有那麼多節車廂如果每個車廂都分開給管理是非常複雜的,所以為了方便管理都是由一個總的製冷系統在傳輸到各個車廂的。而且都是自動控制,人工根本是無法控制的。這個溫度分明是我們人體會感到最舒適的溫度,那麼為什麼我們還是會感覺到冷呢?

因為在夏季外面的天氣很炎熱,當我們進入火車的那一刻當然是感受到涼爽而不是說冷,但是時間久了我們才感受到冷。這是因為我們路途比較久,我們長期的坐在火車中我們得不到運動,全身的血液就是靜態的這時候我們身體產生的熱量是比較少的,自然就會感覺到比平常會冷,所以我們在火車上帶一件外套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沒有外套感覺到冷的話那隻能抱緊自己。

1536561310-5696-1536467168290606b2559bc

還有一個原因是火車上人員時比較複雜的,大家路途都是比較遠的所以一般大家都會在火車是吃一些味道比較重的東西比如:泡麵辣條瓜子等等。這些味道在火車上混雜起來是非常難聞的,讓人感覺非常的不好受,正是因為火車上的溫度低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這個味道的,讓各個乘客坐著舒適點。還有節假日的時候火車上的人會非常多非常的擁擠人來人往也會讓空氣變得非常熱。

 

封面雙重磅:補充益生菌可能沒啥用!科學家發現益生菌對腸道微生物組影響有限,特定情況下甚至有害

近年來,腸道微生物研究火熱,人們逐漸意識到腸道中這些小小房客對身體健康的重要性,隨之而來的就是大批以健康為名的益生菌產品。

根據數據統計,美國有390萬成年人服用益生菌或者相關補充劑,而且高達60%的醫療服務從業者曾經給患者開出益生菌處方 [1]。這使得益生菌成了最常用的膳食補充劑之一[2]。

1536561817-5124-153643419757337adb1f5b0

除了藥片,還有好多含益生菌的食品~

在各路研究中,益生菌可能能夠減輕胃腸道症狀、增強免疫力、預防傳染病、保護心血管等等[3]。也有研究者認為,益生菌可以用於抗生素治療後的腸道菌群重建,預防抗生素腹瀉[4]。

但是益生菌真的如看起來的這樣好嗎?

本週,《細胞》雜誌以封面文章的形式,同時發表了來自Weizman科學研究所同個團隊的兩項背靠背研究,研究者們發現常用補充劑中的益生菌在人體腸道內定殖具有非常大的個體化差異 [5],而且抗生素治療後使用益生菌還會阻礙腸道微生物組的恢復 [6]!

我們都知道,腸道菌群紊亂是個大問題,可能關聯到肥胖、感染、自身免疫疾病等慢性疾病。這也就意味著,我們吃下去的益生菌首先不一定能夠安穩地住下來,其次住下來了還有可能擾亂原有的腸道微生物組成,反而不“益生”了!

1536561819-4086-153643419812789380d65381536561817-2779-153643419773359f0c82ffe

通訊作者從左至右,Eran Segal、Eran Elinav、Zamir Halpern

這兩位Eran真是學術上的好夥伴,攜手發了好多研究了~

要先明確一個問題,我們服用益生菌,自然是因為它們“益生”——它們在腸道內的活動是對健康有益的,那麼有效的前提就是,它們能夠安穩地在腸道內居住下來。

這怎麼判斷?腸道又不給細菌們發居住證。既往的研究一般都是通過分析糞便菌群組成來代表腸道菌,但是這也很微妙,有些研究結果開始相互打臉,一些說益生菌能夠影響糞便微生物組[7],一些又說二者各不相干[8]。

追根究底,糞便菌群能夠代表腸道菌群組成嗎?科學家說,恐怕不能。在第一項研究中,研究者對小鼠和人體消化道的多個部分進行了取樣分析,發現各部分菌群組成,不管是種類還是豐度,都和糞便中的差異甚大!那麼此前的一些基於糞便菌群的研究,可能要再商榷一下了。

1536561817-9073-15364341983737d2a9d5cec

消化道各個部分腸道菌差異巨大,更不能簡單地用糞菌代表

為了規避這個問題,研究者們採取了內窺鏡取樣的方式進行了後面的試驗。15名受試者被分成兩組,一組服用益生菌補充劑,對照組則服用纖維素補充劑,在4週的試驗前後分別測量腸道多點的微生物組成,期間也取樣測量糞便菌群

受試者服用的補充劑中含有4大常見益生菌屬的11個菌種,包括嗜酸乳桿菌、乾酪乳桿菌和一個亞種、植物乳桿菌、鼠李糖乳桿菌、長雙歧桿菌和一個亞種、兩岐雙歧桿菌、短雙歧桿菌、乳酸乳球菌和嗜熱鏈球菌。(愛喝酸奶的你,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這些益生菌倒不是假的,它們順利經過消化道的各種洗禮,大多數菌菌也都還活著,而且受試者的糞便分析也顯示,部分益生菌的豐度增加了。但是問題在於,當研究者開始分析來自內窺鏡的樣本,結果顯示,部分受試者消化道黏膜和腔內的菌群組成居然沒有顯著變化

也就是說,這些益生菌根本就是在人體內旅了個遊就走了,完全沒有住下來的意思啊!

再橫向對比一下,各個受試者之間益生菌定殖情況居然差異賊大,有的人對外來菌菌接受程度頗高,腸道菌近似重組;那麼就有人好像油鹽不進,任這些益生菌再怎麼好,根本不吃任何套路,從哪來回哪去吧~

1536561817-1665-1536434197911a5ad65e365

益生菌是否能夠定殖,也是很看人的

研究者分析了受試者的微生物組和腸道基因表達譜,發現“外來的和尚”到底能不能念上經,還是取決於“地頭蛇”—— 原有腸道菌組成和宿主的免疫系統。如果想要益生菌順利定殖,或許還需要個性化定制補充劑才能萬無一失。

當然,還有個情況能夠讓菌菌們順利入住,那就是原住民都不在了的時候。這種情況也並不少見,當我們因病需要使用抗生素,好菌病菌就會被“一視同仁”地干掉,造成體內菌群平衡失調。

抗生素會帶來很多的不良反應,其中5%-35%的患者會出現“抗生素相關腹瀉(AAD) [9]。2012年,JAMA曾經發表過一篇論文,發現一萬兩千名受試者中,同時服用益生菌的人,發生抗生素相關腹瀉(AAD)的風險要低42%,支持了用益生菌協助抗生素治療後的菌群重建[10]。

但是我們必須注意的一點是,益生菌一般是作為食品的一部分或者是膳食補充劑出現的,那麼關於它使用中的一些不良反應的信息很可能是不完整的[11]。第二項研究中,研究者就發現,用益生菌幫助腸道菌群重建,可能適得其反

1536561819-2654-1536434199710b78f17d0bd

商家真是啥都敢吹。話說要是益生菌能讓小孩不哭,建議所有公共交通設施都常備……

21名受試者經過了一周口服環丙沙星+甲硝唑的抗生素治療,然後被分為三組,第一組7人,什麼都不做等待自然恢復;第二組6人,給他們進行自體糞菌移植;第三組8人,服用了與上一項試驗相同的益生菌補充劑,試驗期4週。

顯而易見的是,使用了抗生素之後,受試者們的腸道菌平衡受到了很大的破壞,與基線對比,微生物多樣性相差三倍以上。然而出乎意料,補充益生菌並沒有像大家想的那樣有助於腸道菌重建!

從數據上來看,接受糞菌移植的受試者恢復得是最快最好的,幾乎只用了一天時間,腸道菌群就和原來的相差無幾;自然恢復組達到這個水平用了21天;而服用了益生菌的受試者,直到試驗結束的第28天,腸道菌還是沒有恢復,甚至在又過了5個月之後,還是存在生態失調!

1536561818-3581-1536434198926763cea7663

可見服用益生菌,腸道菌遲遲不能恢復原有水平

研究者進行了進一步分析,發現益生菌的存在影響了整個消化道的基因表達和功能。有趣的是,益生菌的存在居然導致某些炎症介質和抗微生物肽轉錄水平升高了,這可能耽誤了“土著”微生物的再次入住。相關的機制也在小鼠和體外實驗中得到了驗證。

總的來說,這兩項研究證實,益生菌並不是一種我們想像種的那樣“無害”、“每個人都能受益”的萬金油。仔細想想也是正常的,任何人這麼不一樣,怎麼可能存在一種所有人用了都說好的東西呢(除了毛爺爺)。

而且要注意的是,這兩項研究中的受試者都是健康的成年人,而益生菌的使用對象可能有更多條件極端的人群,比如病人、免疫力低下的老年人和腸道菌群尚未穩定的嬰幼兒。

研究者提示,益生菌還是能夠令我們獲得健康收益的,只是可能益生菌干預也需要個性化一下了。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