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4

超猛神級女科學家一直被當成花瓶,苦熬30年才獲頒諾貝爾獎!

眾所周知,歷年來女性獲得諾貝爾獎的比例確實是低於男性。

然而仔細看一下數據,才真是驚人。

自諾獎誕生以來,共產生了近1000位獲獎者,其中只有48位是女性。

而這其中偏差最嚴重的,莫過於被稱為“科學中的科學”的物理學獎

迄今為止有超過200位物理學家獲此殊榮,但這之中只有兩位為女性

1510219084-9780-43400002f0433da72045

這兩位女性的其中一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居禮夫人。

然而自居禮夫人之後的半個世紀內,就再也沒有女性物理學家登上過斯德哥爾摩的領獎台。

直到1963年,瑪麗亞·格佩特-梅耶提出了原子核的核殼模型,才使她成了第二位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女性。

而在瑪麗亞以後的又半個世界,到目前也再無女科學家拿過諾貝爾物理學獎章。

1510219085-7659-43420002dfdb6814a635

瑪麗亞·格佩特-梅耶

因為她巧妙地將原子核的核殼模型形容為“洋蔥”,就連科學界的毒舌之王包立都夸其為“洋蔥女神”

不過瑪麗亞·格佩特-梅耶雖被尊稱為梅耶夫人,但是她卻不像居里夫人般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而她的一生也和當時許多向走進科學的女性一樣,路並不那麼好走。

在歧視與不公中,她做科研都是完全靠著一股熱情地向前衝。

1510219084-5821-43400002f045a0f06892

老年的梅耶夫人

還是在獲諾獎的三年前,才有大學願意給她一個正職。

在這之前的三十年裡,她都沒獲得過一份正式的報酬和薪水,一直都是高校中的“ 邊緣人物”

當時,不少不明真相的人,都覺得她像依附著丈夫生活的一樽花瓶。

1510219085-8976-43420002dfdaec16e138

小時候的瑪麗亞

1906年瑪麗亞·格佩特-梅耶,降生於德意志帝國的卡托維茲(今屬波蘭)。

一出生,她就贏在了科研的起跑線上。

她的父親是當時哥廷根大學的醫學教授,且家族連著六代都是教授級別人物,是妥妥的科學世家

而瑪麗亞則是家中唯一獨女,父親也希望她將來做出一番成就,把家族的這份榮光繼承下去。

1510219085-4711-433f000309b549dcce0f

年輕的瑪麗亞

不過身為女性,她的求生生涯卻不那麼順利。

20世紀初的哥廷根被稱為“量子力學的大熔爐”,是科學的聖地。

在那裡匯聚著一批成就斐然的科學家,濃烈的學術氛圍也吸引著世界各地的科學朝聖者。

然而儘管如此,年輕的女孩子還是無法獲得與男性同等的求學機會。

1510219084-8599-434400018291bd04db95

在當地只有一所私立學校是接納女孩子的,瑪麗亞想要考進名府哥廷根大學就必須在此就讀。

然而讓瑪麗亞更生氣的是,她才在這學習了兩年,學校就直接倒閉了。

無可奈何,她只能在離入學考試還有一年時,提前參加走進考場。

當然,天資聰慧的她並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以優異的順利考進大師云集的哥廷根大學

1510219086-9899-43410002edcd19f8137b

哥廷根大學

入學時,瑪麗亞的專業原本是主攻數學

但那時經歷著翻天覆地改革的物理學,卻促使她改變了專業,師從馬克思·玻恩(1954年諾獎得主)。

才24歲,瑪麗亞就完成了博士課程,並順利獲得了博士學位。

1510219085-4539-43430002d6d64fc500b6

馬克思·玻恩

當時她的這篇博士論文便已計算出了,兩個光子同時發射或吸收的概率

只是因為這一概率極小,在當時是無法觀測到的。

直到幾十年後,人類發明了激光器,在強大的激光束照射下,這一現象才得以被證實。

為紀念她的貢獻,雙光子的吸收截面單位也被命名為GM(Groppert-Mayer)

不過,瑪麗亞的成就,可遠不止這些。

1510219086-3809-43400002f0462106f8bd

瑪麗亞的丈夫,約瑟夫·愛德華-梅耶

在畢業那一年,她就嫁給了從美國來做研究的約瑟夫·愛德華

不久後,兩夫婦便前往美國定居。

當時丈夫約瑟夫就在霍普金斯大學謀得化學副教授一職。

但是瑪麗亞就沒那麼幸運了。

該校以避免教職工間出現裙帶關係為由,拒絕了她的求職申請。

1510219085-3697-43410002edcbb7a0683f

一心想要做物理學研究的瑪麗亞,卻自願提出不要報酬,也要留在那兒工作。

所以學校就這樣不花一分錢,就僱傭到了一位人才,稱之為“志願”助理

她被安排在一個閣樓中辦公,主要職責是幫助一位物理系教師同德國進行通信聯繫。

當時許多人都認為她就是位“妻憑夫貴”的教授太太,只在大學中混個閑職過日子。

1510219086-5700-43420002dfdd40eedd64

瑪麗亞與丈夫約瑟夫·愛德華-梅耶

不過瑪利亞卻感覺沒什麼大不了,畢竟她還被允許使用各種科研設備,能與學術同行進行交流接觸。

在此期間,瑪利亞的高質量論文也開始頻頻嶄露頭角。

1935年,她就提出了雙β衰變理論,併計算出了原子核的雙β衰變過程。

1510219086-6253-43410002edd3c6b58dc2

瑪麗亞的筆記本,Q的意思是量子力學

這個成就要是擱在現在,媒體報導前都得加個“重磅!”二字。

然而,這篇文章確實是讓科學界對她刮目相看,但她的待遇卻從未得到改善。

相反,當時對女性懷有敵意的物理系院長,就更看不慣她在實驗室的存在了。

於是,打了7年白工,1937年瑪利亞與丈夫便雙雙被解僱。

1510219086-1354-433f000309b805652f62

不過很快,約瑟夫就在哥倫比亞大學找到了新的教職。

而瑪麗亞也結束了在霍普金斯大學的無薪職業,開始了另一段無薪生涯。

是的,那時瑪利亞雖然已有一個教師職位,但學校還是沒有給她相應報酬。

同樣的,1946年她來到芝加哥大學也只是個“掛名”教授,依然沒有薪資。

儘管在科研方面瑪麗亞都表現出極高的才能,但她卻一直因為女性身份受到諸多不公。

連她自己都形容,自己給外人的感覺就像“寄生蟲”一樣,隨著丈夫的工作變動而變動。

1510219086-2810-433f000309b93472c9a2

瑪麗亞在芝加哥大學

不過不公的待遇並沒有使她退縮,她還是如當初一樣對物理研究有著無比的執著。

而且非常幸運地,她的才能與魅力也吸引著身邊無數物理大師。

費米的點撥和啟發下,瑪利亞也一步步地走進了原子核的世界。

那個年代,科學雖對原子的核外結構已有較為深入的了解,但對原子核本身卻知之甚少。

1510219086-6954-433f000309bb31561a79

費米,1938年諾貝爾物理學家得主,世界首個核反應堆的締造者

當時,關於原子核的結構,存在著“幻數”這一概念。

科學家已知道原子核由質子和中子構成,也知道當質子數和中子數為某個特定數值或兩者均為這一數值時,原子核的穩定性會變大,這些數值被稱為“幻數”。

截至1933年,科學家就已發現了2、8、20、28、50、82和126等幻數的存在,這與元素的周期性有非常相似的地方。

1510219086-3858-4345000107afd3cea027

原子內結構

所以當時就有這麼一個猜想,原子核內也存在著穩定的“殼層”,類似於原子內電子的殼層結構,被稱為“核殼層模型”

然而,這個模型卻與主流的原子核液滴模型 *截然相反,人們很自然地對核殼層模型採取否定的態度。

再加上此研究一直沒什麼進展,也少有人願意涉足。

*注:原子核的液滴模型在1935年由玻爾提出,他認為原子核就像一個帶電的不可壓縮的液體。這個模型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明原子核的表面振動也相當成功地說明了原子核裂變的機制,但其不足是不能解釋“幻數”的存在和原子核性質的周期性變化現象。

1510219086-3575-43420002dfde352b72e7

尼爾斯·玻爾,1922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不過,瑪利亞是直接盯上了原子核的殼層模型,並一直在為“幻數”的存在尋找更多證據。

當時,與她合作的科學家都說,“她這荒謬的想法與玻爾的原子核模型截然相反,為此我還狠狠的批評了她,但最後竟發現瑪麗亞原來是對的。”

1510219087-7876-434400018296c498866b

芝加哥大學內,瑪麗亞在做為自己的核殼層模型計算

她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幻數”存在的關鍵在於“核殼層模型具有自旋-軌道耦合特性”。

其實,“自旋-軌道耦合”概念在物理學界早已為人所知,只是沒有人想到還能用於解決“幻數”問題罷了。

而剛好,受到大師費米的啟發,她便換了個角度思考自己的模型。

1510219087-7303-43420002dfe338de0285

費米與瑪麗亞在芝加哥大學內

她把原子核中質子和中子的運動,比喻為“在跳華爾茲”

“禮堂中的所有夫婦都沿著同一方向繞圈起舞,這就是軌道,而每對夫婦都在舞步中旋轉,便是自旋。原子核中也是同樣道理,質子和中子彼此按照一定的軌道環繞的同時旋轉,就像舞廳中跳華爾茲的一對對伴侶,形成像洋蔥那樣一層層的構築路徑。”

1510219087-8074-43420002dfe2067bf115

所以,泡利等人也風趣地把她的核殼層理論稱為“洋蔥理論”,並把瑪利亞稱為“洋蔥女神”。

從投入原子核的研究,到成就原子核的殼層模型,瑪麗亞只用了短短兩年時間。

而這項研究,也成了她為未來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的理由。

1963年,她站上斯德哥爾摩領獎台時,已經57歲高齡

1510219088-3009-4345000107b4aa7f489e

盛裝出席的瑪麗亞

當時她說,獲諾獎與工作本身相比,前者令人興奮的程度還不如後者的一半。

如果這句話,從別人口中說出,多少有點假。

但出自瑪麗亞之口,卻是如此深入人心,因為她的科研生涯是真的只靠著熱愛來支撐。

還是在獲得諾獎的前三年,她才剛結束自己只有教職,沒有薪水的日子。

她是在1960年,被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聘為全職教授,54歲才拿到了第一份報酬。

也就是說,從1930年起,瑪利亞就“義務勞動”了近30年。

1510219088-4265-43430002d6daaf24ee9d

瑪麗亞對科學的熱愛,是毫無疑問值得肯定的。

但在歌頌這些無私的精神以外,我們還需正視時代對女性的苛刻和局限。

自瑪利亞獲獎以來,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半個世紀,還沒有女性再次登上諾貝爾物理學領獎台。

個中原因,我們不得而知,或許瑪麗亞的這一生遭遇的不公,就是最顯而易見的答案。

改變 要在不得不改變之前去做

習慣是解讀一個人的端倪,而改變,是扭轉一條路的勇氣!

歡迎加入「改變的力量」粉絲團,文章更新不間斷,在邁向改變的路上,有我們陪伴!